欢迎访问文库456!

“二舅”作文素材:二舅令人敬佩,苦难不应赞美。

郭子 分享 时间: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点赞
  那个关于“二舅”的视频火了以后,有人质疑其真实性,还有人批评作者赞美苦难,当然更多的人是感动,甚至有人说“二舅”的故事“治愈”了自己的什么什么。
  
  我觉得,对一个作品,见仁见智很正常,正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不同的人心中就有不同的“二舅”——其实,“二舅”只有一个,但对“二舅”的解读则千千万万。
  
  那么,我的解读是什么呢?
  
  面对生活的种种打击,从容坦然,以自己的力量开辟新的天地,不但养活了自己,还给别人带去种种方便。这种人生态度,至少我是发自内心敬佩的。
  
  无数人从“二舅”身上看到了人生的无数种可能。当这扇门被关上后,另一扇门可能正在为你打开,或等待着你自己去打开。所谓“天无绝人之路”。
  
  然而,我反对夸大“二舅”故事的作用。“治愈”云云把人精神世界的复杂性看得太简单了,那么多的郁闷等精神创伤都能通过听听“二舅”的故事便被“治愈”?我表示怀疑。当然,一时的感动,并促使自己反思并有所振奋,这有可能。
  
  有人说:“为什么不去反思造成二舅不幸的社会原因和体制根源?”
  
  这个质问并非“无理取闹”。个人的不幸,有的是个人原因造成,但更多时候则和时代与环境有关,如果不从制度上消除种种产生苦难的气候和土壤,“二舅”的不幸将源源不断,而不幸的“二舅”也会绵绵不绝。
  
  就中国共产党的使命而言,无论是1927年秋天拉起队伍上井冈山最后推翻了旧中国,还是1978年冬天决定彻底否定“文革”而拉开改革开放的大幕,都是为了从制度上保证公平与正义,最大程度地避免“二舅”的不幸,或者说,最大程度地避免出现千千万万不幸的“二舅”。
  
  但是,社会革命和制度改进既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实现的,也显然不是一个个具体的“二舅”所能完成的。当“二舅”面临人生的挫折时,你对他说“关键是要建立消除苦难的机制”的话,“深刻”倒是很“深刻”,但对改变他彼时彼刻的境况,有用吗?
  
  所以,不能因为“二舅”战胜苦难的人生故事感人,便忽略了种种社会改革;也不能因为社会还存在许多问题,便否认“二舅”自强不息的人生态度。二者虽有关联但毕竟不是一回事。
  
  所以,人们因“二舅”而感动,这份真诚的情感应该被理解和尊重,“二舅”本人更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
  
  但如果有人因此而无视苦难产生的原因,甚至赞美苦难,从苦难里读出“美”来,那么这种人不是无知便是无耻,或二者兼而有之。
  
  讴歌苦难最典型的论据,有古人“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天降大任,苦其心志”等等经典格言,还有类似于司马迁写《史记》之类的励志故事。说实话,尽管这些名言和故事流传了几千年,但我一直觉得它们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难道非要把人逼到生不如死,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我们当然可以找到无数“逆境成才”“多难兴邦”的例子,但我要说,那不过是事后反思时的结论,而并非事先的主观追求。
  
  比如,我们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淬炼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伟大精神”“正是因为十年内乱的文革,让我们找到了通往民族复兴的改革开放康庄大道”……这都是灾难过后我们“痛定思痛”的结果,而不是说,为了“淬炼精神”为了“民族复兴”,我们必须先来一场反侵略战争和“十年内乱”。
  
  设想一下,如果没有日本侵略中国,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发展会更顺利还是更艰难?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会更加辉煌还是更加黯然?如果“二舅”没有那么多的不幸,他后来的人生会更好些,还是更糟糕一些?
  
  再说,司马迁只有一个,他的成功并非源于宫刑,而有着他自身的其他原因。这些原因是更多的“司牛迁”“司驴迁”“司狗迁”所不具备的。所以司马迁只有一个。用个别杰出人才的特殊例子来“证明”并不存在的“普遍规律”,本身就是荒唐的。
  
  我突然想到几年前关于“感谢贫穷”的争论。因为有一个女孩写文章感谢贫穷给自己带来的顽强生长的精神力量,有人便认为她在“赞美苦难”。我当时就说,所谓“感谢贫穷”并非“歌颂贫穷”。女孩要表达的意思,是“穷且弥坚,不坠青云之志”,是赞美因贫穷的磨难而强大起来的心。
  当时,我还特别指出,“感谢贫穷”是经历贫穷之后,抚摸着伤痕豪迈地回望“贫穷”时的一种人生态度、历史眼光和哲学思考。因此,在特定意义上“感谢贫穷”,绝不意味着赞颂贫穷、美化灾难。如果有人故意将“感谢贫穷”这句话“升华”为“美化贫穷”,进而宣扬“安于贫困”的“心灵鸡汤”,则不是误解而是别有用心的曲解,对此我们更需要警惕。
  当然,就“二舅”这个视频而言,作者并没有明确说“赞美苦难”,但我们要提防有人借此向大家灌输“心灵鸡汤”,宣传“逆来顺受”“安于现状”的生活哲学。
  我愿意重复我的观点,不被苦难打败的人是值得赞美的,但赞美苦难是无耻的。
  所以,能够从苦难中汲取教训,进而不断反思与改进,无论是一个民族还是具体的个人,都是值得钦佩的——所谓“多难兴邦”,只是在这个层面上才有正面的意义;但把苦难和浩劫看成是成功和胜利的必要条件,且不论道德上是否居心叵测,至少在逻辑上是狗屁不通。
  
  结论:“二舅”令人敬佩,苦难不应赞美。
221381
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