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库456!

作文素材:二舅、周劼和小镇做题家

郭子 分享 时间: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点赞
  最近连着一系列的事刷屏。
  
  先是易烊千玺考编的事,当考生在场外冒雪排队的时候,易烊千玺走着专属通道进场,三试甚至都不需要露面就拿下了编制,还有国家级通讯社,中国新闻社文化部主任杨时旸亲自下场洗地,痛批小镇做题家;
  
  接着是二舅的人生,天资聪慧的二舅,因为被庸医打了四针,落了下终身的残疾,但是他依然以乐观、豁达的心态面对人生;
  
  接着是江西周劼的高调炫耀。父亲升局长,副省长递烟,办公室主任换挡板,王侯将相有种乎;苟利国家生死以,家族传承吾辈责;
  
  看到二舅的人生,我想大部分人都是感动、同情、共鸣;而看到第一件事,和第三件事,我想大部分人都是出离愤怒;
  
  某种程度上,中国十四亿人口中的大部分都是“二舅”,出身平凡,靠自己的努力向上拼搏,但是却也遭受种种困难,彷徨、迷失,二舅是以上这些特点的化身,并且他还实现了人生的自我定位与和解,这也许也是为什么作者说二舅治好了他的精神内耗;
  
  在所有这些普通人遇到的困难中,有一种,是最难以忍受的,那就是来自食利阶级的压迫。
  
  有人生来是罗马贵族,有人生来是骡马跪族。家庭的出身,原本是个人无法抉择的事,但是个人如果不能通过奋斗来实现自身境况以及家庭状况的改变,换言之,上升的通道被无数个yyqx这样的人所阻塞,那就意味着这一代是骡马跪族,下一代大概也还是骡马跪族,这一世是罗马贵族,下一世也还是罗马贵族,实际上,也就是阶级固化。
  
  阶级固化有两个很有趣的特点,在易烊千玺和周劼这两件事上可以管中窥豹。其一,注重传承,周公子就现身说法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家族传承吾辈责”。客观的讲,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比自己更好,这是人之常情,但是食利阶级的传承通常意味着要永久占据这块蛋糕,甚至还要多分蛋糕。
  
  这就自然而然伴随着第二个特点,排外。当着经济处在上行期的时候,蛋糕不断做大,普通人依然能够分到一小部分蛋糕,但是当经济下行的时候,蛋糕的规模是固定的,甚至是缩小的,罗马贵族不仅要分,还要多分,你yyqx已经占据了多少社会资源?还要来抢一个编制?哪里有骡马跪族的份?为了实现排外这个目标,一个简单的手段就是对普通人的奋斗进行污名化,另一方面,提升所要歌颂对象的地位。
  
  杨主任就很好的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文化领域反动文人是如何为食利阶级辩护的。
  
  把普通人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方式,贬低成小镇做题家。客观来讲,小镇做题家可以是普通人的自嘲,但是如果从食利阶级的角度这么说出来,就完全变味了。
  
  再把演员进行美化,“演技是令人尊敬的生产力”。
  
  蛋糕是谁做的?谁才是蛋糕的主人?真是你演员做的吗?大众不会同意。
  
  蛋糕该怎么分?是按劳分配,还是按资本分配?也只有在后者的背景下,才能如此恬不知耻的说演员是生产力。
  
  1945年,黄炎培在延安同毛泽东谈话时,问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能不能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律?”
  
  历史周期律的本质就是阶级固化至不可调和的结果,只能通过暴力来洗牌,进入新的轮回。实际上,在建国初期,特权阶级的问题马上死灰复燃了。这里不谈具体的历史人物,谈谈《亮剑》中的一个情节。
  
  解放后,赵刚来北京开会,同李云龙相聚,两人相约带孩子看电影。路上赵刚向李云龙表达了他的痛苦:全国解放了,过去一些在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将军们却摇身一变,成了新的特权阶层:公车私用、孩子们之间互相攀比谁的爸爸官大。
  
  屠龙的人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成恶龙,当初为打破阶层固化而奋战的人,可以马上变成新的特权阶层。有趣的是,在电影院时,李云龙与人发生了争执,被请到了派出所。一个小民警先是对着李云龙一顿呵斥,当着李云龙亮出军长身份时,场面变成了
  
  这实际上也是在使用特权。
  
  回到上述问题,毛泽东的回答是。
  
  “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可以跳出历史周期律,那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正如赵刚所言,部分干部正是特权阶级的代表,让人民监督政府谈何容易?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做了,从建国到1976年他离开,二十多年间,“三反五反”、整风、大革命等等,无论在经济建设上多么曲折,这一点,他始终在坚持做。
  
  人民群众的眼镜是雪亮的,正如二舅说的:他公平。
  
  他所做的努力,从结果上来看,没有达到他的目标。也许由于经济总量确实薄弱,群众觉悟不到,但是历史往往是否定之否定发展的,发展到如今,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新的发展模式了?实现真正的按劳分配,而不是按资本分配。
221381
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