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库456!

澶渊之战后北宋弘扬道教原因详细分析

郭子 分享 时间: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点赞
  1弘扬道教背后的原因是复杂的
  
  北宋从宋真宗时期以宗教的意识形态发生了巨大变化。澶渊之盟后,似乎毫无征兆的,宋真宗开始大规模的弘扬道教:东封泰山、西封汾阴后土、南祭老子。
  
  这样大规模的宗教活动,基本上获得了中原地区知识分子、地主阶级上层的普遍认可。原因确实有些复杂,单纯认为是在澶渊之盟之后。以输北方金帛岁币30万作为议和条件丢了北宋自开国以来对辽王朝的战略进攻态势的颜面,丢了国体,而需要恢复帝王权威的需要,必然是有这个因素,但是如此思考未免简单,因为君主立威的办法有很多,比如诛杀前线战败将领也是一个方法。还有就是再次与辽国大战,把颜面回来,是更为直接的办法。而恰恰是这个直接找回颜面的办法是为北宋上层统治集团所普遍反对的,就是都不喜欢对外发动战争。景德元年辽统和二十二年,公元1004年,澶渊之盟结束,太子太师吕蒙正的意见具有代表性:
  
  太子太师吕蒙正请归西京养疾,诏许之。丁未,召见,听肩舆至殿门外,命二子光禄寺丞从简、校书郎知简掖以升殿,劳问累刻。因言:“北戎请和,从古以为上策。今先启诚意,继好息民,天下无事,惟愿以百姓为念!”帝嘉赏之,其二子皆迁官。蒙正至雒,有园亭花木,日与亲旧宴会,子孙环列,迭奉寿觞,怡然自得。——《续通鉴卷二十五》
  
  如这样大规模的根本性的转折,宗教意识形态,不应该这么简单化的来理解。
  
  要知道从澶渊之盟结束到封禅事起其实有3年的时间。并不是马上就大搞封禅了的。何以没有马上搞回复面子的事情而拖延到三年后呢?
  
  ,据清阮元《续通鉴》封禅事起景德四年辽统和二十五年,公元1007年:
  
  庚辰,殿中侍御史赵湘,上言请封禅,中书以闻,帝拱揖不答。王旦等曰:“封禅之礼,旷废已久,若非圣朝承平,岂能振举!”帝曰:“朕之不德,安敢轻议!”
  
  初,王钦若既以城下之盟毁寇准,帝自是常怏怏。它日,问钦若曰:“今将奈何?”钦若度帝厌兵,即缪曰:“陛下以兵取幽蓟,乃可刷此耻也。”帝曰:“河朔生灵,始得休息,吾不忍复驱之死地。卿盍思其次?”钦若曰:“陛下苟不用兵,则当为大功业,庶可以镇服四海,夸示戎狄也。帝曰:“何谓大功业?”钦若曰:“封禅是矣。”然封禅当得天瑞乃可。”既而又曰:“天瑞安可必得,前代盖有以人力为之者,陛下谓《河图》、《洛书》果有此乎?圣人以神道设教耳。”帝久之乃可。
  
  这番君臣廷对,就是封禅的目的在于树立君主威权的思路的来源。既然不能带兵北伐辽国,那么就只剩下搞些花架子来给自己撑门面的举措了。总之,在澶渊之盟后这么丢面子的事情之下,朝廷必须得有些举措来收拢民心。这个考虑绝对是对的。在这里,北宋君臣都知道封禅是搞封建迷信,是假的。可是王钦若提出的“神道设教”却是帝王治国必须考虑的大问题。问题是在之前,北宋也并非没有“神道设教”。北宋初年,太祖、太宗两朝都是以众佛为主。所以,宋真宗这次实质上是实现了一次思想意识形态的根本性变化。这是北宋统治阶级在宋真宗时期统治的执政方针重大发展变。
  
  2佛教作为外来宗教不利于赵宋统治天下
  
  所以这个因素就应该从更深远的考角度来考虑,除了有宋真宗恢复帝王权威目的之外,我觉着更主要的是。赵宋王朝的主要树立他的汉民族、汉文化主导者、主要继承者和发扬者这样一个定位。从而调整佛道关系为道在佛上。这个思路一直为以后赵宋统治阶级所继承。宋徽宗都快亡国了,还忽哟自己,改“道君皇帝尊号曰教主道君太上皇帝”!
  
  简单来说以道压佛这个意识形态在唐朝就出现了。唐太宗时期以道压佛的思路就已经出现了。所以唐玄奘西天取经归国后的待遇并不是很好,这是上层帝王调整统治手段的结果,不是针对唐玄奘本人。唐初统治者尤其太宗时期,屡次规劝取经归来的大师玄奘弃佛还俗,连唐高宗李治这个鼻涕虫都这么全唐僧!这与当时的社会背景以及太宗对佛教的政策有关。公元618年,唐朝建立,经过隋末农民战争的破坏,国家经济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为了发展经济,缓和社会矛盾,唐初统治者对佛教并不支持,甚至有时排斥佛教。史载,唐太宗讨伐王世充,虽常用少林僧兵,但他攻占洛阳后,废除隋朝寺院,大肆裁汰僧人。另外,唐太宗崇尚文治,认为佛法无益于天下。贞观二年,唐太宗语谓侍臣,梁武帝父子好事佛教,结果国破家亡,应当引以为鉴。他在朝堂上公开宣称:“朕今所好者,惟在尧、舜之道,周孔之教!”重视道教,用到教来压佛教最典型的就是唐唐玄宗时期。唐玄宗东封泰山是一个顶峰性质的事件。
  
  反过来,以佛压道就是武周时期,佛教就成为武周革命的舆论工具,其中《大云经》宣扬女人也可以当君主,实在是太符合武则天需要了,不弘扬都不行。佛教这种暗含着革命火种的教派后代帝王如何能不提心吊胆呢?后代一些农民起义大多与佛教有关,而与道教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不是没有原因的,比如我们知道的白莲教就是这类,不需多说。
  
  从另外的角度上来讲,佛教毕竟是外来宗教。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外来宗教。这点为南北朝时期北方少数民族的统治者所注意到而运用之。北魏大肆修建佛像与其草原根基是有关系的。相反当时的士族上层是信道教的。佛教作为外来宗教的特点,在赵宋之前一直是一个事实:突厥人、粟特人融入李唐文化,他们大多信奉佛教。特别是粟特人在传扬佛教的过程中起到了不小的历史作用。因此,也能够在唐末为被北方的少数民族契丹人信仰。
  
  契丹族原无佛教信仰,唐末,契丹族中一个部落主耶律阿保机统一邻部,扩大经略,即有意吸收内地文化,以收揽汉人。据说唐天复二年(902),辽太祖始置龙化州(西拉木伦河上流今内蒙自治区翁牛特旗以西地方)即已有开教寺的创建。到了太祖天显二年(927),攻陷信奉佛教的女真族渤海部,迁徙当地的僧人崇文等五十人到当时都城西楼(后称上京临潢府,今内蒙自治区林东),特建天雄寺安置他们,宣传佛教。帝室常前往佛寺礼拜,并举行祈愿、追荐、饭僧等佛事,这样,佛教的信仰就逐渐流行于宫廷贵族之间。到了太宗会同元年(937),取得了燕云十六州(今河北、山西北部),这一带地方原来佛教盛行,更促进了辽代佛教的发展,而王朝利用佛教的政策亦益见显著。其后诸帝,都对佛教特加保护,在圣宗、兴宗、道宗三朝(983—1100)中间,辽代佛教遂臻于极盛。如辽圣宗除增建佛寺,施给寺院以土地和民户以外,还注意加强统制,禁止私度僧尼以及当时盛行的燃指供佛的习俗,这就使辽地佛教更有发展。他又拨款支持房山云居寺续刻石经的事业,并派僧监督。兴宗继位,归依受戒,铸造银佛像,编刻大藏经,并常召名僧到宫廷说法,优遇他们,位以高官。当时僧人中正拜三公三司兼政事的达二十人,大大提高了佛教在社会上的地位。而这位辽圣宗就是逼迫宋真宗签下澶渊之盟的辽国君主。
  
  北宋初年,虽然也以来佛教,但是仍旧是以儒家为主,由于儒家排佛,所以,佛教并不是如辽国这样热火朝天,反倒显得冷冷清清。而辽国在圣宗时期大肆扶持佛教这点对于南方的主要依赖儒家四书五经的北宋来说自然就形成了强大的舆论压力。要知道人家辽国也是开科取士的。我们看辽国不仅从自己的原先的贵族中吸取统治人才,也从开科取士方面吸取人才,同时利用宗教渠道吸引人才,这样形成了三个吸取人才的格局,对于辽国的统治阶层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特别是“佛法无边”,这让南方的赵宋在舆论战中可能虽然大肆弘扬儒家,可能在民间是落了下风的。
  
  3赵宋背后的突厥基因成为其不利因素
  
  因此,在当时,佛教和道教的斗争在背后是汉民族地主阶级与周边的少数民族和外来民族之间的斗争的利益的反应。
  
  而赵宋自己呢?屁股实在不是很干净的。赵宋皇室的根基是粟特或者是突厥人转化而来,虽然不能说赵匡胤一定就是突厥、粟特人,但是他的文化基因就是这一点是没问题的。所以北宋初太祖,太宗两朝都还是注重佛教。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就容易被士大夫阶层认为你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原之主、还没有获得治理中原天下的合法性、合理性。因为你毕竟是晚唐五代这些小国转化而来。他们在种族上大多都是胡人,这点从沙陀突厥的后唐以来就是如此。后唐变后晋,后晋变后周,周又变赵宋。时间不长,你的背景人家是很清楚的。一个以胡人为主体转化的帝国还没有真正获得中原帝王应该有的天意,没有成为真正的代表中原地区地主阶级士大夫们心目中的主人。王钦若说的“神道设教”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就对了。这也可以说,即使没有丢面子的澶渊之盟,赵宋在北辽大肆弘扬佛教的背景下,也面临着治理天下的意识形态方面的政治危机。
  
  4辽行唐制对赵宋帝王统治合法性形成舆论危机
  

  那么你要想获得天意,就得恢复汉唐以来的东封泰山这个封禅之制,所以遵从道教其实是有必然性的。同时,这又与北方辽国的文化有关系,北方辽国有两个特点。就是他的官职特别是汉人一面的官职及统治方式倾向于使用唐制,如《续通鉴》卷卷二十九:
  
  辛卯,(高丽)王询遣使上表请朝,辽主命群臣议,皆谓宜纳。积庆宫使耶律瑶珠独曰:“询始一战而败,遽求纳款,此诈耳,纳之恐堕其计。待其势穷力屈,纳之未晚。”辽主亟于成功,许其朝,遂禁军士俘掠,以政事舍人马保佑为开京留守,安州团练使昂克巴为副留守,遗太子太师伊兰将骑兵一千送保佑等赴京,又遣右仆射高正率兵往迓王询。
  
  先是询遣中郎将智蔡文援西京,而辽令卢顗、刘经入西京谕降。
  
  我们看这里的职务:政事舍人马保佑、安州团练使昂克巴、太子太师伊兰将、右仆射高正、中郎将智蔡文、辽令卢顗、刘经这些职务大都是唐代职务,读唐史就不显得突兀,可是读辽史甚至觉得怪怪的。更比如,辽国有节度使这个职务。初读吓人一跳。总之,辽掺用唐代官职在今天已经是大家比较统一的看法。
  
  除了唐制以外,宗教又重佛教。两者结合,所以这两点对北宋来说,实质上是一个高端的战略压力。因为二者结合是唐代的特点。我们知道中唐后期唐王朝又大肆弘扬佛教了,比如唐宪宗时期。以至于韩愈上《谏迎佛骨》表示对皇帝不满。李唐是几百年的天子正统,而你赵宋通过欺负孤儿寡母得天下,根子就不正。而辽在立国上是没有道德缺陷的。人家是由部落转化而来。后周的柴世宗又是郭威养子,而郭威又是通过篡夺刘汉这个具有突厥血统流汗的政权而来,所以你的政权的合法性是相当受到怀疑的。或者说就是不配作为中原之主啊!因为儒家的理论是天下乃有德者居之,你赵宋抢夺人家孤儿寡母的天下,有何德可称呢?所以在太祖、太宗两朝虽然大肆开科取士,但是在基层的文化认知当中,赵宋恐怕还没有建立其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认知。老百姓背后的指指点点少不了。辽宋澶渊之战河北老百姓并没有怎么特别抵抗,辽人入河北如入无人之境。边境抗敌军队当然是一方面,但是老百姓自己起来反抗也是一方面,民心才是胜利之本,所以,澶渊之战,北宋失利,恐怕不与河北民心有关。而今天邯郸地区正在北宋和辽国之间,自李唐安史之乱后藩镇割据,就是一个南北方的争夺点,也是一个可以左右南北局势的地区。因此,也是民心不那么稳定的地区,可南可北,可宋可辽。河北民心不稳恐怕才是北宋统治者从新思考统治策略的根本原因。之后为了恢复河北地区的经济发展,王钦若提出取消河北农民的农具税,宋真宗立刻同意,而且借机将全国的农具税都取消了。这个例子实在是让人值得深思。
  
  所以从宋真宗开始,实际上不管澶渊之盟是否成功和失败,整个统治阶级上层都已经做好了向道教转移的这样的一个过程,也就是将道教和儒家学说结合起来,形成这样一个二元的意识形态结构。所以北宋理学以周易太极图为最高理论成果,不是没有原因的。只有太极一说,才将儒道和流。
  
  中国的道教在阶级划分上属于贵族宗教,这点在唐代看得非常的清楚。即使到了清朝也是如此,《红楼梦》有所体现的。贾珍的父亲就是做道士的。而佛教的禅宗是颇有人民性的,从收拢民心看,这也是佛教比道教强的地方。佛教将众生平等而道教则需要修炼了。佛教的众生平等与辽国的阶级差别小,因为是原始部落转化而来,所以传统的封建帝王的等级制度还没有特别深入人心。因此佛教适合草原的统治者需要。相反,道教的吸纳民心的程度就差一些,北宋佛教在民间很流行。从舆论战来看,其实北宋虽然文化昌明,诗书天下,其实对辽的舆论战是处在下风的。这点倒为当今大众所不熟悉了。百年之后,金灭北宋的征兆已经出现。从前面简单介绍看,女真人信佛教还在辽人之前!
221381
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