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库456!

电影《孔雀》:诗意中的梦幻泡泡

郭子 分享 时间: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点赞
  孔雀开屏,本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艺术品,然而当将它置于冬季,那么即便它再完美,也没有人会在寒风凛冽的冬日等待着它的绽放。对于它来说,只有孤芳自赏。就像影片中的三个孩子,对于他们的梦想,他们从来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奋斗,然而将梦想置于无情的现实中呢?奋斗又有什么意义?各自逐梦的艰辛,眼看着梦想的破灭,一切都只是冷暖自知。就像孩子们吹的泡泡,再怎么不想让它破灭,它也还是会碰到冰冷的东西,让它“嘭”的一声,消失了。
  
  对于孔雀来说,导演花了更多的心思在隐含的表达中。它不像其他影片,直接地抒发导演的情感,而是用了很多诗意的手法去表现这种梦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顾长卫原是一名大师级别的摄像师,《霸王别姬》等著名影片他都担当着摄像一职。同样,正式因为多年的拍摄经验,造就了影片更加细腻的真实感。《孔雀》与王小帅导演的《青红》同样是拍摄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生活,同样是表达梦想与现实之间存在差距,同样用了大量的青灰色调、固定镜头和长镜头,而不同的是顾长卫导演在《孔雀》中做了更多细节方面的处理。就比如说影片中母亲带着姐姐回家经过一个小巷,这样一个简单的长镜头,导演本可以只拍母女俩走过的路,但却在后景,即小巷两边加了一些坐在台阶上抽旱烟的老人。这样的一个小细节,更加真实地还原了当时人们生活的社会环境。同时,导演在长镜头中加入更多更复杂的人物调动与背景,可以给原本压抑、枯燥的长镜头加入些许活力。也许,这也就是《孔雀》成功的原因所在吧!这些细节的制造,使影片更加诗意地升华了主题。
  
  同样,影片中音乐营造的气氛感也。一开头,影片的音乐便给接下来的内容定下了一种压抑、悲沉的基调。这样的开片音乐,给观众更直接的对影片的理解。也是在隐约地告诉观众:《孔雀》是一部悲剧。然而,在接下来姐姐逐梦时,那个蔚蓝色的降落伞出现在观众眼前,导演却将这音乐换成了前苏联的手风琴乐曲。对于那个时代像姐姐一样的年轻人来说,自由、梦想总是他们渴望得到的,但在这样的一段前苏联音乐却在用另一种语言告诉他们:不要做梦了,你们的想法都是不切合实际的。的确,在那样一个冷酷无情的现实环境下,追求梦想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尽管梦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是不容许他们脱离实际地去做事。带有异域风味的音乐,在带给观众联想的同时,也从另一个诗意的角度告诉他们梦想脱离实际啦!
  
  说到诗意,又不得不说影片中运用的三个道具。“倔姐姐”那个蔚蓝色的降落伞,“傻哥哥”那个表达爱意的向日葵,再加上“老弟弟”那个青涩的裸女图。在他们的降落伞、向日葵、裸女图一个个被丢失、被抛弃、被撕碎之后,他们能做的,仅仅只是向现实妥协。于是,在影片的结尾,便有了姐姐继续倔强地说出“爸爸的老家满山都是孔雀”,哥哥世俗地说出“以后盖个动物园咱们天天看”,还有弟弟失望地说出“走吧,反正动态孔雀也不开屏”。都只是对看孔雀的几句无心的话而已,可是却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三人此时的生活状态。
  
  然而,当他们一个个都离去之后,孔雀却真的在这个本不可能开屏的冬天开屏了。于是终于,随着音乐的再一次响起,这种暗含的诗意达到顶峰。不管是影片中的三个孩子,还是现实生活中的观众,梦想都只不过是肥皂泡,现实就是将这些多彩的肥皂泡各个击破,直到你已无力再反抗,只能妥协,它才罢休。
221381
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领取福利

微信扫码分享